起哥,起来画画了

活在枪神纪和七日之都。

盗警[黄桃与咖啡]

各。各位请和我一起嗑盗警……!!!

音北也:



(我不会起标题,我不会起标题....谁教我起标题)
(盗警好好瞌,我爱一辈子)



        他少见地分神了,没来由又或鬼使神差一样想到那位他异常感兴趣的小先生。


        画面是对方后脑几缕下垂的黑发,安然盖在脖颈上。那时他站在对方的身后,低头一瞥瞧见的。衫领下若隐若现细皮嫩肉的脖颈,干净得纤尘不染。似有若无的水果香味散在空中。


        爱德华喉咙一滚。身体自发索取食物的唤作食欲的反应,他已很长时间没体会到了。规律饮食只为健康达标的身体,为高强度任务补充必要能量。可当时千真万确是勾起了他阔别已久的食欲。


        水果香甜味道萦绕白皙皮肤,叫他隐约记起那名圣女组员的下午茶点。有时是锡兰红茶配一块小巧的蓝莓蛋糕,搁在精巧的烫金花纹小瓷盘中。隔天定是苏格兰牛乳与草莓慕斯....不知那位学园特警的后颈尝起来是否与慕斯蛋糕一般味道,爱德华倒是挺想在那上面缀一颗草莓。


        街道上人们肩膀擦着肩膀,脚尖踩着脚跟。挨似火骄阳烘烤的熙攘人流,如同煎锅上流动的奶酪。


        步行广场半边遮在阴影里,广场正中的大理石地砖被阳光与阴影平分。喷泉也被收入阴凉地,噗噗往外冒清凉的水花。


        饮料店缩在阴影内,紧依商场入口。在这繁华的十字街,冬天里它出售的热可可与许多暖腹的热饮十分畅销,而这燥热天气,店里供应的蜂蜜柚子茶与蜜桃莫吉托是夏季宠儿。店铺里冷气很足,透明窗子正好装下阴阳线割破燥热罩住喷泉的画面。


        心不在焉地欣赏这些的客人坐在窗前二人位的藤椅上,指节轻敲桌面,嘴角隐约噙着一抹笑,脑中念着另一幅光景。


        搁置冷饮的藤桌上,玻璃桌面绘出颜色鲜亮的澄黄色倒影。爱德华对黄桃莫吉托并不甚上心,只尝一口便冷落了它,任凭盛满冷饮的玻璃杯上水滴汇成水流,晕开桌面倒影。他更热衷咖啡,无论是美式咖啡或巴西山多士都能让他安神。


        他直直看去,马路对面是阳光的领域,临街而设的商铺中有一家花店。生意不甚红火,却精致有格调。正门旁橱窗外拉一排白栅栏,颇有欧式童话镇风格。栅栏里摆上几盆红玫瑰,骄阳下似一簇簇火团般艳丽。花店主人刚浇了水,水珠隐约缀在深绿叶间与花瓣中。


        店里却是苏格兰风格装潢,格纹布料零落散在不大的商铺内。一张布沙发的布纹红条黑线交错,算是经典苏格兰格纹。爱德华理所当然地想到那条苏格兰款式的围巾,两式格纹有些出入,但并不碍他的联想。当下要给他瞧一只健朗些的黑猫,他都能在上面看到尤里安的影子。


        曾有一次爱德华惹毛了那位小特警,记不清是什么原因,几日之内对方一见他来便甩脸色,抑或与同伴交谈甚欢将他视若无物。冷战持续到某天以暴烈方式结束,二人擦肩而过时,爱德华敏锐嗅到清甜的桃味、尤里安鼻端萦绕通透的檀香....双方擦过几米距离,而下一秒特警一扭身拔腿便追,怪盗同时间默契地抬腿就逃,手中扯着的红格纹围巾迎风招展。


        说来甚奇怪,身旁人对这俊俏小伙子的评价不一,却定会肯定尤里安性情开朗态度温和脾气好,偏到了爱德华这里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忍耐力奇差,稍有不顺他意特警便要大打出手,三人来都拉不住。



        也得亏爱德华欣然接受,成了几拨人中一个偏门特例——唯一能让尤里安暴怒的人物。当事人是压根儿不介意,且还乐在其中。日复一日繁重压抑的训练与出行,这些有趣互动分明是生活的调味剂。


        且不知是不是伊莲娜焚的檀木起了清明定神作用。



        临旁是一间咖啡厅,里面总回荡着悠然轻快的爵士乐。不知是哪首,或许是纽奥良的,或许是狄西兰的,最好是《Market Street Dean James 》,那是爱德华最倾心的。阁楼的窗边摆着一盆栀花,爱德华经常坐的位置。现在那儿有其他的顾客了,是青年模样的男性,隐约看得到制服外套下的白衬衫。


        特警先生穿的便是白衬衫,于是他多看了几眼。在爱德华第二次盯着衬衫看去时,隐约觉察到哪儿不对。


        等一等,那位顾客的模样很眼熟,衬衫式样也似曾相识...那是?不会吧,蹊跷了。他在朝这里看吗?估计什么也没看见,他扭回头了。好吧,真是出喜剧。好了,先生,你最好什么也不要做,当然可以喝你的咖啡,欣赏盆栽...你最好待在原地,亲爱的特警先生,我这就去找你。


        敲击桌面的节奏戛然而止,手被收回,拉开椅子发出轻微声响。然后脚步声渐远,将只喝了一口的黄桃莫吉托孤零零留在坐位上。



        尤里安极少来咖啡店,也不怎么喝咖啡。但凡喝一定是要舀空砂糖罐,再添半杯牛奶.....好吧,他实在难以接受咖啡的涩味,苦些的咖啡绝对是入不了口。


        他经过几次这中央街区的咖啡厅,并无兴致进去小酌几杯。别说几杯,一杯灌下去定会将胆汁都吐出来。爱德华倒很喜欢喝,托盘和满盛白咖啡的白瓷杯往桌前一摆,金属小勺一掷,饮得好不优雅,不知道是如何下得去口的。


        尤里安只是在这偶然发现了几次可疑人员,该死的小偷总爱光顾这里,并闲适落坐于阁楼雅座,姿态与悠闲度假的富豪无异。而每当他锥子似的盯准目标,杀入店里找上楼时,悠然度假的富豪已原地蒸发不见了踪影。


        几丝恼怒窜上心头,恨不得伸手隔空将人拽回来就地实施一顿暴打,拿枪口指着对方的脑袋,让其老实交代房间里不翼而飞的水果是不是他偷的。


        尤里安脸上浮冰破开,渐渐扬起携未退冰冷的诡异笑容。


        爱德华,操你妈。



        好吧,抓不到您大爷本尊,那我就提前一点儿,就在这里等你,可恶的先生,你总会出现的。尤里安坐在窗边,椅子下双腿绕在一起。座垫柔软舒服得很,很是照顾特警奔波疲累的腰板。他突然想,爱德华说不准因为这个才频频光顾这家咖啡馆呢,至少也有一部分原因吧。


        尤里安百般聊赖,捉着长吸管搅那一大杯冰摩卡。摩卡咖啡加了冰块融了糖,醇厚甜腻,也碍不住尤里安拿住了白糖盒就往里倒砂糖。


        再喝时把尤里安齁了个跟头,便把吸管一扔,不喝了。他于是开始拿勺子敲杯沿,登时身上汇聚了几道目光,悻悻然收手。他有点不耐烦,《Market Street Dean James 》已经放了几轮了,这无聊的音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?


        他像昙花触到阳光一般蔫了,随手在报刊架上抽了一本儿杂志,往桌上一摊,赖以打发时间。



        先是占好大面积的图片横入眼,两匹斑马矗在草场上头,悠然自得的嚼草根。尤里安莫名其妙想到爱德华啜咖啡的模样,打了一激灵。


——斑马的皮毛特性鲜明,黑白迥异的条纹是它们赖以...


——斑马拥有有力的四肢长腿,使它们遇到危险能迅速逃跑....



        内容超乎想象,尤里安嘴角一抽,翻到杂志封面,《动物世界》标题赫然入目。


        他对这无聊的地方彻底绝望了,往后一倒靠在椅背上。斑马的内容却不停往脑袋里跳,尤里安一条一条把它们赶出去,它们像弹力球一样又撒着欢奔进来...终于最后剩下半句,赖在那里怎么也出不去。


        长腿使得他能迅速逃跑,不错。爱德华腿型修长肌肉有力,高质量锻炼下一点多余的赘肉也没有,全是实打实的精肉。皮革包裹下肌腱的起伏极具观赏价值,实用价值也一点折扣不打。每次这家伙腿一迈眨眼就没了人,是不是该考虑打折他的腿?


        考虑归考虑,尤里安并不打算实施。他望向对面的冷饮店,脑中想象一粒粒黄桃果肉相继坠入鸡尾酒里,激发清爽香味,末了顺手添几块冰....黄桃莫吉托向来百喝不厌,但也要看人的品味。爱德华这没眼力见的老东西,一定不喜欢。他也不寻思形容词的不妥,悠然略过了。


        窗后的第一个位置正是他常坐的,冷气镇下燥热,冷饮爽喉,喷泉有规律地涨落,人来人往,轻快的现代音乐....一个下午很快就能过去。要不是为了逮那罪大恶极的飞天大盗,现在一杯莫吉托定已落了肚。


        现在别人坐在黄金座位上欣赏街景,那桌上放着别人的饮料。等等,坐在舒服得堪比皇帝的豪华位置上竟然都不喝一口饮料?黄橙橙饮料装得满当的玻璃杯,那不是他念想的黄桃莫吉托又是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 突兀有个影子一闪而过一般,尤里安恍惚了一下,移目再看时座位上哪还有人。他盯着杯子,喉咙瞬时干渴难耐。物价不低,那家店消费不便宜...这人当真是花钱大手大脚。


        再过五分钟,要是还等不到那混小子,就去喝冷饮。


        没来由的,后背泛起一阵凉意,他只当那是空调的风,轻轻将它从脑海里略过。

评论

热度(13)

  1. 起哥,起来画画了音北也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各。各位请和我一起嗑盗警……!!!